控股舍得酒!郭广昌“买酒上瘾”豪掷126亿

时间:2021-01-04 06:48来源:通化市线帆电子公司 点击:

 

 作者 | 王洪臣    来源 | 野马财经郭广昌的“酒瘾”,越来越大了。从青岛啤酒、金徽酒,再到今天的舍得酒业,频频“举杯”的郭广昌到底想要什么?

12月31日,上海复星集团旗下上市公司豫园股份(600655.SH)发布公告称,公司于2020年12月31日参加四川沱牌舍得集团有限公司(下称“沱牌舍得”)70%股权拍卖,以45.3亿元成功竞得股权。

 

消息传出后,豫园股份直线封顶,复星系其他上市公司也均直线拉升。

 

由此,继金徽酒(603919.SH)之后,郭广昌再下一城,将舍得酒业(即ST舍得,600702.SH)收入囊中。

三个理由,三赢局面

公开信息显示,2020年12月31日上午10时,遂宁市聚鑫拍卖有限公司受蓬溪县人民法院委托,对天洋控股集团有限公司(下称“天洋控股”)持有的沱牌舍得70%的股权进行公开拍卖。

 

公告显示,本次拍卖的起因是,天洋控股与沱牌舍得及其子公司四川梦东方资金往来纠纷一案,蓬溪县人民法院履行的执行程序。本次拍卖起拍价39.9亿元,经过27轮竞拍,竞买人豫园股份最终以成交价45.3亿元竞得。

 

图片来源:舍得酒业公告

 

本次拍卖前,射洪市人民政府持有沱牌舍得30%的股权,并行使天洋控股持有沱牌舍得集团70%股权对应的表决权和管理权。

 

拍卖结束后,豫园股份发布公告显示,拍卖标的舍得集团旗下子公司业务包括:白酒业务(持有舍得酒业29.95%股权)、医药业务(持有四川太平洋药业有限责任公司100%股权)、水电业务(持有四川沱牌电力开发有限公司100%股权)、其他少数股权投资。

 

截止2020年9月30日,舍得集团总资产约43.9亿元,净资产约24.7亿元。2019年,舍得集团营业收入约29.1亿元,归属于母公司所有者的净利润约2.2亿元。

 

对于为何选择舍得酒业,豫园股份向野马财经(微信公号:ymcj8686)表示,主要三个方面的考虑:

 

1、战略契合。沱牌舍得是“中国名酒”企业和川酒“六朵金花”之一,拥有“沱牌”、“舍得”两个中国驰名商标,契合豫园股份植根中国、引领中华文化复兴的家庭消费产业集团战略。

 

2、文化认同。豫园股份认可“沱牌舍得”的品牌积淀和文化底蕴,希望在复星全球快乐家庭消费产业生态中,沱牌舍得得到更好发展。

 

3、业务协同。今年10月,豫园股份顺利完成对金徽酒(603919.SH)的战略投资,并在嘉陵江上游布局了区域陇酒,已在筹备推出新一代的历史名酒“陇南春”。此次参与角逐沱牌舍得酒业,并在优质基酒储备、渠道资源协作、品牌矩阵构建等方面产生较好的协同效应。

 

对此,中国消费品营销专家肖竹青向野马财经(微信公号:ymcj8686)表示,这是“三方共赢的局面。因为舍得酒业,有老酒,有品牌,有团队,有全国性的网络,豫园股份有资本,有实业支撑,有做酒业的可持续发展的决心。”

 

他进一步指出,“政府通过制定公司的章程,来实现对重组之后的舍得酒业有足够的影响力。未来舍得酒业会迎来崭新的发展篇章,利用复星的资本,充分盘活舍得酒业的老酒资源、网络资源、人才团队资源和品牌资源,舍得酒业会迎来崭新的发展篇章。”

 

其实,“复星系”此次动作早就有迹可循。

复星入局,早有迹象

2020年11月22日,复星集团减持青岛啤酒(600600.SH)。公开数据显示,2019年5月8日至2020年11月17日,复星通过集中竞价和大宗交易的方式,共减持青岛啤酒H股股份6790.2万股,减持比例约为5%,套现合计超过41.03亿港元,约合人民币35亿元。

 

其中,仅从2020年9月1日到11月17日,不到三个月的时间,复星集团通过减持青岛啤酒H股股份,套现超24.87亿港币,约合人民币21亿元。

 

对此,肖竹青曾指出,复星系减持青岛啤酒的原因是缓解持续开展并购和投资的资金紧张。当时,他就曾向野马财经(微信公号:ymcj8686)透露,“复星系通过金徽酒业布局中国白酒行业,现在已经组织项目小组寻找并购标的。”

 

而在复星系收购金徽酒时,品牌管理专家马斐也曾向野马财经(微信公号:ymcj8686)表示,“根据复星投资路径和过往投资轨迹,复星还会在酒业寻找更好的优质资源进行投资,不会降低对酒业的期望。当然,酒业优质股越来越少,也是考验投资眼光的。”

 

现在看来,这一消息确有先见之明。

 

也就在复星集团减持青岛啤酒前后,舍得酒业“后院失火”,为郭广昌入主创造了机会。

 

11月18日,舍得酒业发布公告称,确认沱牌舍得70%股权被冻结一事,并解释称是天洋控股和成功(中国)大广场(下称“成功集团”)一笔约9.74亿元的并购尾款未能谈妥,出现了纠纷,被告上了法庭。

 

图片来源:公司公告

 

12月4日,舍得酒业发布补充公告称,沱牌舍得股权被冻结的原因,是其向控股股东天洋控股集团(下称“天洋控股”)进行起诉,申请冻结了后者持有的自己(即“沱牌舍得”)70%股权。

 

由此,舍得酒业控股股东的内部纷争公开化。

 

而从沱牌舍得股权冻结到今天(12月31日)拍卖,复星系出手的时间,其实只有一个月左右。

 

“成功总是留给有准备的人”,对于郭广昌来说,好酒亦如是。

为买酒已豪掷126亿

从年轻时代起,郭广昌就爱酒。

 

30多年前,还是穷学生的郭广昌曾骑着自行车一路北上,归途中路过青岛。他硬是忍着两顿没吃饭,只为能喝上一杯青岛啤酒。

 

2017年12月,复星集团豪掷港币约66.17亿元(折合人民币55.4亿元),接盘日本朝日集团,拿下了后者所持的青岛啤酒2.43亿股H股(约占公司总股本17.99%),成为青岛啤酒第二大股东。

 

对于白酒,郭广昌更是情有所钟。他让国际生意伙伴了解中国文化的办法,就是带着一起喝茅台。

 

今年5月,郭广昌成为金徽酒实控人,正式踏入白酒领域。据豫园股份当时的公告显示,“复星系”为金徽酒控股砸下总计约25.52亿元。

 

对于“复星系”入主金徽酒,马斐对野马财经(微信公号:ymcj8686)表示,“在西北市场来看,金徽酒相对而言全是优势资源,复星首先看上了西北大市场和金徽酒的稳健基础,在未来立足西北走向全国的大战略。”

 

公开信息显示,金徽酒坐落于甘肃省陇南市徽县,在地理位置上属于秦岭南侧,素有陇上江南的美誉,也是长江上游嘉陵江深处的著名酿酒地,与五粮液、剑南春、泸州老窖等共同分布于长江流域中国名酒长廊地区。

 

2006年底,亚特集团入主金徽酒。2016年3月,金徽酒以每股10.94元的发行价登陆上交所,成为国内第19家白酒上市公司。

 

目前,金徽酒仍是甘肃白酒市场龙头企业,行业内素有“西北王”之称。公开数据显示,2019年金徽酒总营收为16.34亿元,其中甘肃省内营收为14.09亿元,省内市场占有率约为23%。

 

金徽酒作为区域龙头,行业地位并不高,郭广昌的战略目标并不限于这样一家白酒公司。

 

豫园股份曾在关于收购的公告中表示,“通过投资收购获取服务中国新生代消费阶层的优质资源,进一步丰富、充实快乐时尚版图中的战略性品牌及产品资源。”公司相关负责人对野马财经(微信公号:ymcj8686)表示,“近年来,豫园股份对酒精饮料市场做了大量的调研和一些尝试,看好金徽酒的产品实力与市场空间。”

 

在2020年复星控股年中业绩说明会上,郭广昌谈到金徽酒时则表示,“我唯一要求就是他们每年的增长不能太快,太快品质一定有问题。”他认为,“酒跟别的产品是不一样的,太快了对白酒不是个好事儿。”

 

不看速度看品质的背后,是郭广昌对“白酒赛道”多年的追求。

 

公开资料显示,2014年,牛栏山酒厂母公司顺鑫农业(000860.SZ)定向增发股票,复星旗下投资机构曾有参与,但最终未能认购成功。

 

2017年,复星国际又斥资约66亿港元,成为青岛啤酒(600600.SH)第二大股东。

 

2019年11月,复星集团与江苏省宿迁市政府签署了战略合作框架协议。同期,郭广昌还亲自带队,前往江苏乾隆江南酒业进行考察。

 

据野马财经(微信公号:ymcj8686)了解,“复星系”目前拥有健康、快乐、富足三大业务板块。其中,豫园股份深耕快乐板块,其餐饮渠道对金徽酒、舍得酒的销售有一定帮助。

 

图片来源:长城证券研报

在金徽酒加入时,豫园股份的“快乐时尚”版图中,已拥有17个“中华老字号”。其中包括“上海”、“海鸥”手表,“老庙”黄金珠宝,“上海老饭店”、“松鹤楼”等餐饮品牌,覆盖了珠宝时尚、文化商业、文化餐饮、文化食品、美丽健康、智慧零售、复合功能地产等诸多业务板块。

 

在入主金徽酒之初,豫园股份曾在复星公众号上发表了一篇文章,直言“豫园旗下餐饮食品事业群在白酒赛道的产业布局浮出水面。”

 

公司相关负责人对野马财经(微信公号:ymcj8686)表示,“酒业布局有望与豫园股份已有的餐饮、食品、商业与文创等多个产业集群形成良好的协同效应,并加速放大旗下餐饮食品业务群的规模效应。”

 

初略统计一下对青岛啤酒、金徽酒、舍得酒业的投入,郭广昌为自己的“酒瘾”,总计投入了约126亿元。

 

随着拿下舍得酒业,郭广昌的“酒量”也越来越大,而在巨头林立的白酒行业,他要走的路仍然很长。对于郭广昌及复星系的持续布局,你有什么看法吗?欢迎在下方留言评论。

------分隔线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
栏目列表
推荐内容